行業動態

火電“洗牌”:央企剝離低效資産止損
發布時間:2019-09-10
 

繼大唐國際連城發電有限責任公司、大唐保定華源熱電有限責任公司破産清算之後,大唐集團旗下又一家發電廠被挂牌轉讓。

2019815日,大唐甘肅發電有限公司在北京産權交易中心擬轉讓大唐甘肅發電有限公司甘谷發電廠(以下簡稱“甘谷發電”)的資産。

“目前還處于意向公司報名階段,至于價格是買賣雙方面談。”北京産權交易中心方面向《中國經營報》記者介紹稱,甘谷發電裝機規模2×330MW,總容量660MW,爲亞臨界直接空冷燃煤發電機組,于20068月開工建設,200712月底投産,屬大唐甘肅發電有限公司內核單位。

“近年來,隨著清潔能源的發展,火電企業市場受到沖擊,不過火電企業虧損,破産清算的速度之快還是讓大多數從業者始料未及。”陝西省發改委一位受訪官員認爲,在火電廠設備利用率小于5500小時的情況下,小型火電企業破産清算僅僅是一個開始,行業“洗牌”或將臨近。

 

小火電企業“臨冬”?

小火電企業的“冬天”似乎漸行漸近。

2019627日,大唐發電(601991.SH)曾公告稱,由于控股子公司甘肅大唐國際連城發電有限責任公司無力支付到期款項(約1644.34萬元),向甘肅省永登縣人民法院申請破産清算。

此前,在201812月,大唐發電也發布了《關于控股子公司申請破産清算的公告》。公告稱,鑒于公司控股子公司大唐保定華源熱電有限責任公司兩台125MW機組被列入火電去産能計劃,要求在2018年完成機組關停、拆除,且結合該企業資産負債狀況,公司董事會同意該公司進入破産清算程序。

大唐發電先後破産清算兩家火電廠話音未落,大唐集團旗下的甘谷發電又在上交所轉讓其相關資産。據北京交易所方面介紹,目前願意接手甘谷發電的意向企業並不是很多。

在大唐清理火電資産的同期,其發電量也相應的有所下降。根據大唐發電公告稱,截至2019630日,公司及子公司累計完成發電量約1238.57億千瓦時,同比下降約5.22%;累計完成上網電量約1168.51億千瓦時,同比下降約5.24%

對此,大唐發電方面解釋稱,因京津唐和河北南網區域特高壓配套電源陸續投産及新增裝機規模增加,同區域存量火電裝機受到擠占;東南沿海地區受用電量增速放緩、西電東送及水電、核電增發等因素影響,廣東、福建、浙江區域企業電量同比減發;受産業政策影響,光伏、風電等非化石能源裝機規模不斷提高,同區域火電機組發電空間被擠壓。

 

事實上,並非僅有大唐發電一家發電量與售電量雙雙下降。

根據華潤電力(00836.HK)公告,20197月,其附屬電廠售電量達到1339.7萬兆瓦時,同比下降10%20191~7月,其附屬電廠累計售電量達到8404.31萬兆瓦時,同比下降5.9%

張明(化名)爲某央企陝西電廠的負責人,他認爲目前有部分火電企業盈利薄弱,甚至虧損。但是不能因爲少數火電廠破産清算或轉讓,就看衰整個行業。

“相對于風電、太陽能,火電企業對環境影響較大,但這並不能阻礙其是我國電力的主要電源。”張明表示,火電企業最主要的成本就是燃料成本,近年來隨著煤炭去産能的不斷推進,煤炭價格高位且趨于穩定,少數沒有煤礦支撐的火電企業的確經營較爲困難。

 

市場空間被擠壓

事實上,如今的電源結構正在悄悄的發生著變化。

曾經被認爲是“垃圾電”的風力發電、光伏發電,隨著技術的不斷革新,市場占有率正在不斷提高。

“甘肅、青海是風電以及光伏等新能源的集中發展區域,近年來這些區域的火電廠形勢嚴峻。”張明向記者表示,大唐國際連城發電有限責任公司的破産清算,與該區域內清潔能源快速發展不無關系。該電廠曾經主要是給本地的連城鋁廠供電,但是隨著鋁廠的關停,電廠就出現了“窩電”現象,因爲在甘肅,近年來鮮有新增用電大戶,因此大唐國際連城發電有限責任公司盡早關停,就有利于止損。

“以前每逢冬季,为了缓解环保压力,多数电厂都会被地方政府要求减少开工率,有的甚至会要求关停,这对电厂来说是一种损失。”一位参与电力直接交易的电厂老板告诉记者,火电企业大多属于国有资产,其承担了很多社會責任,例如有的电厂即便是效益不好,也会继续开机,因为一旦停工,首当其冲的就是造成大量工人失业。

據上述電廠老板透露,目前青海省多數大型火電機組停運已經超過3個月,即便是開機運營的電廠,大多也處于虧損狀態。

西北能監局近日就發布報告稱,青海火電企業資産負債率接近90%,而且處于連年虧損困境。其中,大通電廠資産負債率98.7%,唐湖、甯北兩座電廠負債率超過100%

甘肅、青海火電企業經營困難或將爲國內火電企業亮起了“警示燈”。據中電聯的數據顯示,20181~8月,火電業平均資産利潤率僅爲1.1%,全國火電行業虧損面爲47.3%

不過,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卻是清潔能源蒸蒸日上。《中國可再生能源發展報告2018》統計,2018年,全國可再生能源年發電量同比增加10.1%18670億千瓦時,占全部發電量的26.7%。其中,風電與光伏發電保持了快速增長的態勢,2018年全國風電新增並網容量2059萬千瓦,累計並網容量達1.84億千瓦;2018年全國光伏發電新增裝機容量4426萬千瓦,累計並網容量達1.74億千瓦。

“以前光伏發電主要依靠補貼,經過技術不斷革新,目前部分地區的光伏發電已經可以實現平價上網,也就是說即便是沒有補貼也可以實現盈利。”隆基股份一位高管向記者表示,近年來清潔能源市場比重正在大幅度攀升,已經從2013年的15.5%上升至2018年的22.1%。有的省份清潔能源市場比重甚至超過40%,其中青海超過80%

或許正是因爲電力清潔化、低碳化是大勢所趨,包括大唐發電在內的火電企業近年來也在布局清潔能源。大唐發電曾經將發展清潔能源作爲一個重要的發展方向,截至2018年底,大唐發電的風電、水電和光伏等清潔能源的裝機容量爲15416兆瓦,占比約爲26.55%。未來或許清潔能源的占比會在傳統的火電企業中越來越大。

 

火電行業或將迎來“洗牌”

除了清潔能源崛起之外,燃料成本居高不下成爲擠壓火電利潤的一個主要原因。加之折舊、維修及保養等其他領域的成本,如果火電上網無法提價,小的火電企業生存空間或許會越來越窄。

另一方面,隨著煤炭去産能接近尾聲,火電去産能的腳步也在逐漸臨近。近年來,我國經濟增速放緩,電力供應産能過剩。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全國發電裝機容量19億千瓦,全年發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數爲3862小時,其中,全年火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數爲4361小時。

“火電廠設備利用率5500小時在行業內被認爲一個分界點,如果設備利用率超過5500小時,那就說明供電區域內電能短缺,可以新增設備;反之則認爲區域內電能已經飽和,不需要再新增設備。”張明認爲,4361小時遠遠低于上述分界點,這就說明國內的發電産能已經嚴重過剩。

然而,即便如此,我國除了每年有清潔能源發電設備投産之外,火電也有新增産能。如2018年,國內仍然有4119萬千瓦的新增火電投産,占到新增電力裝機的1/3,這樣的新增速度,也使得我國火電裝機容量首次突破11億千瓦大關。

“如煤炭一樣,當産能嚴重過剩之後,就需要將那些落後的産能去掉。”陝西發改委人士告訴記者,由于電力供應嚴重過剩,近年來一些小的火電企業經營困難,有的甚至已經資不抵債,急需通過市場競爭將這些落後的産能淘汰。

該人士稱,火電去産能如同煤炭去産能一樣,最終的結果是盡可能平衡供需關系,使得行業進入健康有序的發展軌道,這也是行業發展到一定階段,必須有的陣痛。

“如果沒有配套煤礦,規模以及環保競爭力比較弱的火電企業勢必會被市場所淘汰,因此,隨著那些曆史包袱重的小型電廠被破産清算,整個火電行業的洗牌潮也即將開啓。”上述陝西發改委人士如是表示。(新聞來源:投資發展部摘自《中國經營報》)

 

 

聯系我們

地址:廣東省佛山市季華五路22號季華大廈
Copyright ? 2018 澳门博彩足球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 05025516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713
網站建設:火龍科技

友情鏈接

信用廣東 www.gdcredit.gov.cn
信用佛山 fs.gdcredit.gov.cn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18 澳门博彩足球公司